加入收藏在线咨询
位置: > 通宝娱乐场 >

通宝所以你觉得那片彩虹让你变得很酷吗?

作者:admin时间:2017-01-06 17:15浏览:


就像我先前在对于印第安纳州“宗教自由”法案发表过的看法

其次,尽管我最近并没有怎么用到宪法,但是如果一个政府要存在下去,那么宪法应该是有一些基本法则让人们遵守的。除了最高法院诡异的使之合理的理由,美利坚合众国宪法中没有任何一条是定义,提及甚至是保障婚姻的。要不是因为修正案,联邦政府在婚姻上是根本没有话语权的。所以要是要从范围上来说哪一级政府应该来掺和这事,也应该由州和当地政府组织来作出决定。

我猜这一定让你觉得自己很宽宏大量,思想很前卫,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想你觉得自己在捍卫自由,通宝,但是你并没有。你大概因为觉得自己在帮助同性恋人们获得更多的社会认可而自我感觉良好,但是事实和你所想的真的是差远了。

答案很简单。为了扩张联邦政府的影响力,集中权力,然后让左翼们取得一个他们在选举中永远也不可能取得的巨大成功,通宝。当这个事件被描绘成对于同性恋限制的减缓时,这其实赋予了法院与联邦政府权力,使得他们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来在全联邦范围内禁止同性恋。

假如现在有一个餐馆老板厌恶同性恋,你觉得政府的官僚用罚款和监禁威胁他之后他会更喜欢还是更讨厌同性恋?你可能可以由此帮助一个人揽到一份工作,或者获得一份午餐,然而这并不能从本质上解决这背后的无知和荒谬。这只会将一个人际间的冲突上升到一个政治层面的冲突。

如今,就像很多人已经就此作出的评论,这种政府强迫一个宗教组织去做与之信念相违背的事的性质本身就已经可恶到不齿了。所以现在我要恰恰从一个很多我身边的同性恋权益激进分子和无神论同胞常常会忽视的角度出发来切入这个问题。那些宗教保守主义拥护者自然也会跟进这样的挑衅。与预期的强迫社会接受同性恋的初衷相差甚远,这一举动会导致一些异议者的强烈反对并使得他们比历史上任一时刻都更加仇视同性恋,由此这种紧张关系也会使得政变不能够特殊照顾同性恋者。

与矫正他的行为鼓励他抛弃他的不理智恰恰相反,那些本来并不在意他的信仰,但是却把政府的举措当做一个问题的人们现在也会在政治上予以他支持。那些依靠他的偏见存活的政客现在便会去巴结他,保证自己一旦上任就会改写或者废除这正在压迫他的法律。他因此变得比之前在政治领域里更加的活跃,而且他的偏见也会在他帮助支持的政客身上得到凸显。

最高法院决定,宪法,尽管它完全没有这么说,许诺给每个人一项获得结婚“许可”的“权利”。这个声明本身就足够让你从开始对于它的好感度降为零了。

如果你觉得这种民意上的强烈反对光是在那些小商小贩如面包店和花店里就有可能带来灾难般的后果,那么我们就等着看当这个法案波及到那些神圣的教堂之后又会带来多大的影响吧。

对于那些最近刚刚把自己的脸书和其他社交账号改成彩虹色的朋友们我有些话要说。除了想给自己的生活添加一点缤纷的色彩,你估计很大程度上这么做是为了美国最高法院神奇的为同性恋婚姻创造了宪法中的权益而庆祝。难道不是吗?

当你做出这个改变时,你仅仅只是向世界证明了你是一个有用的傻瓜。你让自己成为了那个反人类极端左翼的一个工具已达到他们长久以来企图让人类自我灭亡的理想。你表达了自己对于司法激进主义,政府权力扩张以及被迫废除的真正有意义的权利如协会自由这些行为的支持,而且你表达了这些支持仅仅只是为了某些人想要后入的欲望。

首先,“许可”本身“便说明你本来是没有”权利“来做这件事的。许可是政府颁发的,特别用来阻止一些人去做一些事,除非那些人得到了政府的同意。它们从定义上来说,就是对于权利的束缚,对于自由的限制。给某样东西颁布一项许可其实就是让某样东西变得违法,然后再给一些人特权去违法。所以当你说你给同性恋们发这些许可并说自己是在维护他们“权益”时,你不仅没有成功地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权益,你甚至都没能理解最最基本的英语。

假如最高法院认为婚姻许可证是对合同的干涉而废除了它,我会和你一同庆祝。如果立法机关将所有和婚姻有关的法律都废除掉,我会加入你的游行。尽管一个专制的政府可能会让你这么想,但是一个反对政府干预更多人性生活的反方观点并不代表持这个观点的人就自身憎恨同性恋。我对于这些陌生人的性生活毫不感兴趣,而且我觉得政府也应该和我持同一立场。任何人或者组织都有权利签署任何他们觉得合适的合约,并有一切权利决定他们怎么称呼这份合约。任何人或者组织都应该有权力过他们自己的性生活而不用担心政府可能因此施加的暴力。假如法院愿意认可这些显而易见的真理,这会成为一个值得庆祝的理由,但这并不是他们的所作所为。

 对于一个宗教的人来说因为上帝教导他去厌恶同性恋是不理智的。对于一个宗教的人来说因为同性恋是他的政治敌手与压迫着而去恨同性恋则再合情理不过了,而且这个理由会更难被反驳。而在美国这种本质上分派别的政治斗争,则带来了更大的问题,通宝。现在变成不光是同性恋要强行和他做生意,而是这个民主党在这么做,而且他们还增加了税收,没收了他的武器,并将其他需要他付出巨大代价的固定强行按在了他的头上。他曾经的宗教偏见现在终于有现实世界撑腰了。“是同性恋对我做了这一切”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中,而且他确实也没有错。

也许现在我们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很快就会出现的反歧视诉讼,而且我们也知道这个法案不仅仅就只是婚礼蛋糕,鲜花和礼堂那么简单了。我们最终会不可避免的看到,就在不远的将来,就会有歧视教会的诉讼出现了。很快,“同性恋婚姻”的“权力”就会和宗教和组织自由在法庭上同庭抗礼了。

有尊严的无神论者,应该像拒绝宗教的不合理性那样拒绝国家权力的不合理性,而为了反对暴力更应该这样做

如果说最高法院有任何企图去干预州与地方政府的法律,那么这和宪法的规定本身也是自相矛盾的。这个法案不能被叫做国家婚姻法,因为在宪法中根本没有提到婚姻。法院现在对于枪支的法案愈来越严格,对于搜寻与查封确越来越松,尽管废除这些对于自由的侵犯会实际上帮助政府达到他们所标榜的目的:扩张自由。所以为什么他们突然在现在关心起同性恋的安危来呢?

因为政客都是民主的选举产生的,而且大部分的美国人也是自己有宗教归属的,所以那些无神论者真的在付诸自己政治抱负的时候要小心谨慎不要随便挑拨那些有宗教信仰的人。现在宪法对于我们的意义真的是越来越小了,而一个神权专政的政府离选举成功真的就只差50.01%的选票了。现今禁止歧视的法律过程,也可以轻而易举的通过法案来将同性恋变成一个可以判处死刑的犯罪。对于那些我们觉得我们早已走过的道路,如邪教,种族屠杀和其他种种,其实也不见得没有死灰复燃的可能。

电话:xxxxxxxxx
传真:xxxxxxxxxx
邮编:xxxxxx
地址:xx省xxxxxxxxx